花花儿大人

沉迷一次元和二次元的笨蛋。

emmmm......大概是15年4月知道并喜欢,后来因为学业、动漫和无休止的乱象不再关注,今年6月重新掉进了这个大坑,这次不打算出来了,算是久别重逢。属性乱七八糟,自我感觉很分裂。不过好在我比两年前长大了,有些事情也想明白了,所以即便艰难,也不想退后。愿你一往无前,愿你所有的梦都不落空。

遇见

没什么营养的瓶邪小甜文👇

#
“小哥......嗯......小花是不是今天到?”吴邪眨巴眨巴眼睛,神思渐渐清明起来。刚刚早上八点一刻,窗帘半开着,窗户留了一道缝儿,凉风吹得人很舒服。刚下过雨,六月的杭州,天气难得凉爽了一回。

张起灵嗯了一声,他早醒了,只是陪吴邪赖着床。吴邪翻了个身,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,才下床洗漱,然后和张起灵晃晃悠悠地去买早饭。买了早饭又多走了几步,到古董店转了一圈,王盟已经开了店,拿着鸡毛掸子掸来掸去,吴老板觉得十分满意。两个人沿着孤山路回家,吴邪看着身边的人,心里甜甜的仿佛吃了蜜,回想和张起灵一步步走到今天,打心底里觉得幸运,不禁笑弯了一双眼睛。张起灵见他开心,旁若无人般握住他的手。

吴邪和张起灵在一起,没有什么大风大浪,也没怎么受到家庭的阻挠。两个人过着平平淡淡,甜甜蜜蜜的小日子,从大学一直腻歪到现在。

#
其实他们第一次遇见是在高一暑假。

那时候吴邪参加中学生建筑设计大赛,他也是个爱玩的,放着好好的正课不学,一放学就和几个同样“不务正业”的朋友一起跑到实验室用小木棒或者旧报纸搭桥,测承重力,一来二去,竟然真搞出了名堂,轻轻松松就过了初赛和复赛,这个暑假,代表学校到北京参加决赛。

坐了三个小时飞机,总算在北京落地,吴邪伸了个懒腰,觉得屁股坐的有点儿疼。他刚去上了个厕所,却发现他们的带队老师和另一帮学生在一起,他走过去一把揽住一个队友的肩,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?那些学生是谁?”

“是吉林一中的学生。没想到碰巧在机场遇见,他们带队老师去租车了,待会咱们搭伙儿去宾馆。”

吴邪打量着对方那几个学生,在其他人都在热情交谈时,有个穿藏蓝衣服的一句话都没说过。吴邪走近了点儿,那人侧对着他,倚在墙上,眼睛闭着,似乎在养精神。他穿一件藏蓝的短袖卫衣,戴着兜帽,刘海因为低头的缘故遮住了眼睛。咦,这人的白色休闲短裤和自己似乎是同款哎,吴邪想。两队学生一队来自北方,一队来自江南,虽是来比赛的,但是并没有半分火药味儿,反而开开心心地交流起家乡的风土人情来。

对方的带队老师回来了,大家便去乘车,吴邪看那藏蓝衣服似乎没听见似的,就过去想把他拍醒,没想到手刚伸出去,对方就睁了眼睛抬起头,吴邪的手还停留在对方肩膀上方,不由觉得有些尴尬,合着您老是装没听见啊。

吴邪收回手干笑两声道:“呃......这位小哥,该走了。”

对方摘了兜帽,晃了晃刘海便和吴邪一起跟上大部队。吴邪他俩是最后上车的,便一起坐在最后两个位置上。那小哥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盯着前面的椅背,吴邪没话找话道:“你看,这立交桥看着多复杂,设计师可真不简单,你说是吧?”对方听了只是把目光移向窗外,并没有接吴邪的话。吴邪见他好歹也听见了自己的话,刚想再说几句,藏蓝衣服却又戴上了兜帽,倚在座位上补眠。有那么困么......真是个闷油瓶子。吴邪腹诽。看着别人和邻座开开心心地聊天,自己却和这么个闷王做一块儿,吴邪觉得有点儿郁闷。干脆和那小哥一样,闭上眼靠在椅子背儿上。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车厢里安静下来,大家都有点累了,不再说话。不知不觉间,吴邪竟真的睡过去了。

又过了半个小时,张起灵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一沉,睁眼一看居然是旁边的人倚在自己身上,睡得鼻息都打在自己脸颊上。张起灵想推开这个扰了自己的家伙,冷不丁车一颠,旁边的人被震得从肩膀上滑下去,然后便醒了过来。吴邪眨巴眨巴眼睛,打了个呵欠,朝窗外一看,原来已经到了会场附近的宾馆,刚才那一颠正是大门口减速带的缘故。吴邪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都睡到人家身上去了,张起灵见他一副什么都没意识到的样子,也没有多言。

每队五个人,而房间都是两人间,于是大家很快分好了房间,吴邪被队友指去和藏蓝衣服一间。吴邪同学表示很不满,你们觉着这藏蓝衣服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,就把老子推去和他一间啊?一个个都特么没有良心。第一天刚刚到达,没有其他活动,大家便各自去休息了。吴邪跟着藏蓝衣服进了房间,想到自己连室友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于是问道:“小哥,我叫吴邪,你叫什么名字呀?那什么......和你认识这么长时间,你还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过呢。”原来一起做了一个多小时车又顺带成了室友,就算认识时间长了啊。藏蓝衣服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了机,漫不经心答道:“张起灵。”

“哦,小哥你叫张起灵啊,不过今天也挺辛苦的,你就不要玩电脑了吧......”张起灵有点无语,打开软件自顾自开始建模,并没有回答吴邪。吴邪自讨没趣,稍微收拾了一下,然后看见群里在问要不要订外卖,便帮张起灵也定了一份。

“小哥,他们订外卖呢,我也帮你定了一份。”

张起灵抬头看见吴邪笑得眉眼弯弯,道:“......谢谢。”

“哎,小哥你别客气。”

#
转眼已是高二的寒假,张起灵突然收到了吴邪的QQ消息。

无邪:小哥小哥,快看![图片]
无邪:今天杭州下雪了!难得一见的断桥残雪!

配图是吴邪拍的照片,西湖已是一片白雪皑皑,远处长桥仿佛隐入雪中的一条银线,似有似无,不愧为西湖十景之一。

杭州很少下雪。

这场雪来的突然,早晨一拉开窗帘,但见杭州城已是粉妆玉砌,吴邪兴奋得两眼放光,匆匆吃了早饭,带上单反,打了个出租就跑去了西湖。真美啊。他迫不及待的拍下这一景色传给张起灵,北方纷纷扬扬的大雪和苍茫的长白,与这西湖的雪景到底是不同。

无邪:是不是特好看?[图片][图片]

Kylin:嗯。

#
“小,小哥?是你!哎,怎么会是你!原来我的室友是你!你来杭州上大学怎么不早和我联系啊,我的天,太有缘分了!”吴邪上去搂着张起灵的肩膀,“小哥,我们又是室友了!”

张起灵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样子,只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嗯。”

#
建筑系真的忙的要命。计算机系虽然也不轻松,但对张起灵来说却还是得心应手。吴邪摊在床上抱怨道:“这个破图烦死了……老师非让我们交电子稿,你说交就交吧,明天就要,怎么可能来得及......不行,我现在要去泡杯浓茶!不然我肯定画着画着睡过去......”

张起灵只淡淡道:“电脑给我。”

吴邪:“嗯?”

张起灵:“我给你画。”

吴邪:“我......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就随口抱怨一下,小哥你不用......”

张起灵没说话,来到吴邪跟前抽了他的电脑,又去桌上拿了图纸,然后开始轻车熟路的打开软件画图。吴邪又不好意思又开心,看着闷油瓶认真画图的侧脸和轻巧修长的手指,竟有些恍神。

不得不承认,闷油瓶长得确实挺好看的,明明是个冷漠的人,但吴邪却觉得和闷油瓶并不难相处,他只是话少,他只是习惯了孤单,但他并不排斥有人关心,并不对别人的温柔完全视而不见。吴邪觉得这样的闷油瓶很好,而且......而且自己和闷油瓶住在一起,比起旁人,算是更加亲近,不由得有些小得意。看吧,老子可是能撬开闷油瓶瓶盖的人,你行吗?行吗?哈哈哈哈哈......

#
张起灵居然轻轻笑了,道:“你要躲开么?”

吴邪只觉得有什么在脑子里轰然炸开,他愣了一会儿,往前一倾便和张起灵吻在一处。

他喜欢闷油瓶。

他不要躲开!

吴邪是第一次和别人接吻。

闷油瓶没有多余的动作,二人仅仅是嘴唇相贴,吴邪只觉得心痒难耐,便不自觉地伸出舌尖舔了张起灵的唇。对方似乎是啧了一声,接着是由浅入深十分带有侵略性的吻。吴邪大脑几乎是当机状态,靠,还以为这闷油瓶和自己一样,没想到......

不得不说,闷油瓶的气息可真长,吴邪被他吻得喘不过气,本能的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,才终于被放过。好你个闷油瓶,这家伙不会谈过恋爱吧,吴邪心说。不应该啊,一副面瘫样子,也不像是会早恋的人啊……

“小哥,我是你第一个对象么?”吴邪没想太多,脱口就问了出来。对方的脸色开始变黑。大眼瞪小眼僵了几秒,吴邪心虚道:“我......我就是问问。”张起灵还不说话,吴邪心想,奶奶的,他不会真谈过对象吧……被我发现了脸上挂不住了吧!怪不得技巧那么好!果然是练出来的!吴邪气得脸红,又觉得像小哥这样的相貌,有个前女友似乎也很正常,不由得又生出几分难过。他和闷油瓶相处了一个学期,从没见过闷油瓶正眼瞧过任何一个女生,到底是谁那么好,能入他的眼?不过就算有人和他好过,那现在还不是老子和他在一起,不就是个前女友嘛……可,可还是生气!

吴邪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张起灵看了不禁觉得好笑,道:“只有过你。”

“嗯?......真的?你没骗我?”吴邪听他这么说,刚那复杂的想法全从脑子里倒出去了,一心想着确认这是不是真的。

“不然你以为?”张起灵凑在吴邪耳边说。

吴邪一个激灵,这语气虽然依旧清冷,但因为凑得近,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暧昧。还没等他做什么反应,张起灵的唇又附上来了。

两人说通了心意,吴邪心里美滋滋的,他曾经以为,自己可能会很晚谈恋爱,可能会在毕业以后?没想到老子大一就脱单了哈哈哈。他不禁想起和闷油瓶初次遇见,想起他们相处的种种,只觉得小哥看起来是个性子冷漠的人,其实骨子里却很温柔。

其实吴邪这个人,有时候总看不见自己,他只想着张起灵对他好,却从来没想过,那是源于他自己的好。张起灵从很久以前就失去了亲人,对什么都冷冰冰的,可吴邪偏和别人不一样,别人关心张起灵见他不领情就不会有第二次,吴邪却是个碰了一鼻子灰还想再碰第二次的主儿。于是,冰山竟也有融化的那天。

真是太奇妙了。

吴邪虽然认定了张起灵是他的朋友,却从没想过张起灵会报考和自己一个大学,也从没想到自己能和他一个寝室,更不会想过自己会慢慢喜欢上他、离不开他。张起灵也同样。他第一志愿填了杭州的大学是不假,但他在来杭州之前,从未确认过吴邪会去哪儿,而且说起来,最大的原因还是父亲的房子在这儿。张起灵在张家没有特别亲近的人,虽然他不在张家大概也不会有亲近的人,但他还是希望远离这个庞大的家族,去过自己的生活,他有自信养得起自己,也做好了继续孤独下去的准备。没想到啊没想到,吴邪又一次出现在他生命里,而且比之前更加亲近。

一切都十分巧合却命中注定般的发展着,他们同吃同住,然后彼此喜欢,然后互通心意,然后成为恋人。张起灵从不会强求什么。吴邪的确是一个特别的人,但张起灵最初以为吴邪在自己生命中的角色会和黑瞎子差不多。虽然有交集,但仅仅是为数不多的朋友而已。可是后来,吴邪会因为偷看自己被发现而脸红,他自己也会在意吴邪的一举一动。张起灵觉得,吴邪会是那个陪伴自己一生的人。而吴邪觉得,小哥人特别好,老子就喜欢和他腻在一起。

那是张起灵在失去母亲之后再一次有了家的概念。在吴邪眼里,冷漠和温柔可以同时形容一个人,这个人便是闷油瓶了。

两人在一起后,吴邪得意了很久。

#
孤山路2号。吴邪看着眼前的小楼说不出话来,这,这是闷油瓶的家?卧槽,说好的孤儿呢,这分明是个土豪啊!张起灵看出了吴邪的惊讶,解释道:“是我父亲的房子。我已经成年,又在杭州,张家把房产证交给我了。”

“哦,哦。”吴邪觉得自己那点儿小心思一下子被张起灵看穿,有些尴尬。

这房子在暑假打扫过一遍,这一个学期张起灵都没再来过,灰也积了不少。本是一所老房子,装修也是古色古香的,家具都很旧,吴邪觉得和民国电视里演的似的。小楼一共两层,一层有一百二三十平的样子。客厅特别大,看着很空。这房子里除了中央空调几乎没有现代化的设备,连吊灯都是那种老式的水晶灯,还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,黑漆漆的胶片已经落满了灰尘。不过说实话吴邪很喜欢这儿,他受家里的影响,本就喜欢老物件儿,这种民国的装修风格很让他安心,要是以后能和张起灵住在这儿,那真是挺不错的。

不过是在客厅里转了一圈,吴邪就把以后的事情想了个遍,丝毫没注意到张起灵正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。

“想什么呢?”张起灵问道。

空气里似乎都飘着灰,吴邪道:“没,没啥。小哥,这房子也太大了,不然我们找个清洁工什么的吧?”

“嗯。”

吴邪便抽出手机开始找清洁工,不一会儿人就到了,两人便跟着一起打扫卫生,还好这里没有断水断电,不然还真够麻烦的。打扫好已经是傍晚时分,房子里没有被褥,吴邪便和张起灵去古董店二楼凑合一晚,打算明天从三叔家拿几床被子过来。

晚上,张起灵洗完澡出来,看见吴邪正窝在被子里玩手机,走过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。

“小哥?”

“你明天回你三叔家?”张起灵问他。

“嗯......”吴三省并不在家,他在外头有生意,现在还差二十多天过年,他打算忙完直接回长沙,就不来杭州了,让吴邪自己定机票。

“去我那里住吧。”

“哎?!可是我......”

“可是什么?”

好像......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。反正三叔家只有他一个人,要是能和小哥住一起,那他再开心不过了。

“会不会......太麻烦啊?”

“反正你早晚要住进来的。”张起灵平静道。

“小哥......你......唔......”

#
闷油瓶虽然话少,但他英语水平却真的非常好。吴邪本来十分奇怪,这闷瓶子肯定不常练习口语,怎么可能说的那么好......简直令人发指。

后来,吴邪偶然发现张起灵那里有一本德文字典,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而张起灵只轻描淡写道,那字典和几本德文书是他一个朋友送的,他不过是闲着的时候学了一些而已,不算十分流利,只能基本交流。

吴邪对此表示,不用秀了。你这样的学神,是全校学生的公敌……

#
俩人回到家,张起灵正要去书房,吴邪却拉着他的手不让走。张起灵投来不解的目光,吴邪便松了手张开胳膊道:“抱。”

张起灵便环住他坐在沙发上,吴邪明明是个大老爷们儿,可在张起灵面前,似乎总喜欢撒娇?

“好久没见小花儿了,我也挺想他,不过他要来了肯定得住咱家,咱家这么大我总不好意思把他推去酒店......他要看见我和你亲近,肯定笑话我,趁他没来,你好好抱抱我,别去写代码了。”

“嗯。”张起灵揽着他,两人才抱了没一会儿就亲在一起,张起灵的吻细细密密落下来,弄的吴邪心痒痒。亲了一会儿,两人就窝在沙发里看电影,吴邪最近特喜欢《指环王》,看了一遍还嫌不够,就和张起灵一块二刷。

#
“小哥,小哥!......别走!啊!......”吴邪一下子惊醒,大喘着粗气,连眼睛里都升起了雾气。

张起灵听见吴邪惊慌地叫他,从隔壁书房过来,“吴邪?”

吴邪看见张起灵大步走过来在床边坐下,一下子扑进他怀里,开口就是哭腔:“小哥......”

张起灵知道他是做噩梦了,拍拍他的背,轻声安抚:“我不走。别怕。”

吴邪这才安心了,拱在张起灵怀里不起来,平静了一会又暗骂自己没出息,不过一个噩梦竟差点哭出来。

张起灵还紧紧抱着他,他只好不好意思地推推对方胸膛,小声道:“我没事了,小哥。你......你去忙吧。”

张起灵没松开他,道:“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
吴邪睡起了之后觉得好像真有点饿,便道:“想吃开心果。”

“好。”

吴邪见张起灵抄他膝弯,要抱他下去,忙结结巴巴道:“不,不用......我我我自己下去,自己下去,呵呵......”

张起灵似乎是笑了一下,起身去给吴邪拿开心果。

吴邪的确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。梦里他看不清周围的环境,仿佛一切都笼罩在迷雾当中,不过他并不怕,只是安安心心跟着前面的人。闷油瓶拉着他的手在迷雾里穿行,只是忽然,紧紧握着的手放开了,闷油瓶一下子不见了!吴邪又哭又喊,可是无人应答,只觉得周围越来越暗,最后变得一片漆黑让人透不过气......

还好那只是一个愚蠢的梦。当他醒过来,发现闷油瓶好好的在这里,他抱自己,他安慰自己,怀抱里都是让人安心的气息。

“那个石尧山,是什么人?”段云压着花道常两只胳膊,把他摁在榻上,语气颇有些不快。

花道常心中有气,一只手挣开段云的束缚便照着对方门面劈去,不想又被对方截住压的更紧。段云手上紧了力气,花道常不禁吃痛道:“你放开!”

段云这个混蛋,自己和九公主搞得不清不楚,我与石尧山又并无见不得人的关系,他凭什么质问老娘?花道常如是想。

“你与九公主倒是风流快活,何必管我的事,该是想着带那小姑娘去哪儿玩才是。”这话说的酸里酸气,他花道常向来万花丛中过,没想到在段云身上,竟然栽了跟头。

段云忽然低声笑了,道:“我的确带她玩了几天,不过谢她助我逃脱罢了。”

“你的鬼话,我凭什么信?你刚才不是质问我石尧山是谁么,那我便告诉你,是老娘的相好,你以为我花道常离了你就不行了?我......唔!”

段云这一下吻得很重,让花道常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你混蛋!”

段云松了花道常的手,看着对面一身女装比女子还要娇媚的人,道:“你男装时,便要担心围在你身边的莺莺燕燕;换了女装,又要提防看上你的男子。当真苦也,苦也。”

听他如此说花道常便呛道:“你若觉得苦,与我分了便是,找你的公主去......”

“你明知道,我不喜欢九公主的。”段云这话说的极温柔,直教花道常生出几分委屈。

“你......我看到你抱她了。”

段云把花道常搂进怀里道:“那我以后只抱你,嗯?”

“哼,那还差不多......再让我看到你抱别的女人,小心我......”花道常说不出话来了,只余下段云口中清甜味道。

*之前写的,本来想改改然后写长一点发上来,结果不了了之,就......就先这么着吧。

潘子死的时候,虽然心中震撼但那本就是一个硬汉形象,感到惋惜可我没有流泪。晓星尘死的时候,我早已哭的稀里哗啦,可得知他虽然魂魄已碎,但仍有可能重见天日,而且宋晓二人心结已解,也终是得了一点安慰。如今看全职,我知道原来有一个人,他叫苏沐秋。没有震撼没有哭,只是难过极了。那就在这里写两句话吧。“最后一个有苏沐秋的夏天过去了,但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。”“我只知道那些让我心旌动摇的,最后都化成了温柔。”

发现《高校星歌剧》有第二季了哎!还是熟悉的尴尬哈哈哈哈哈。还是最最最喜欢凤前辈!

工藤新一青年节快乐😎

你特别好(6)

#忘羡现代校园
#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!!!
#不喜欢傻白甜的请不要看!!!
#最近忙 巨坑!!!
#料诸君见我多有病

魏无羡有点懵。

你知道我不喜欢她,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。

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眼睛,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。他突然怯了。他怕问出口,听到的回答不会像自己想要听到的一样。如果自己什么也不说,还可以继续这样,没皮没脸地赖着蓝湛。可他真不想就这么算了,他魏无羡向来天不怕地不怕,不就告个白么,堪堪成了个扭捏的小姑娘。

只因为对方,是蓝忘机啊。

魏无羡叹了口气。“......蓝湛,你特别好,我喜欢你。”魏无羡心一横,接着道:“或者换个说法,心悦你,爱你,想要你,没法离开你,随便怎么你。”

蓝忘机看上去仿佛没有变化,实则内心已是翻江倒海。他对魏无羡的心思是早就有的,但是魏无羡从小就喜欢对着他撩来撩去,胡说八道,他一直觉得魏无羡可能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欢。于是他什么也不多说,照顾他,迁就他,对他好。他从没想过魏无羡会和他告白,也从没想过和魏无羡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。

魏无羡看见对方面无表情的一张脸,那颗砰砰直跳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咽回去了。

蓝湛,他果然对我没有别的心思啊。

......

“呃......其实我是开玩笑的。你在图书馆学习一天了吧?我给你放松放松心情,哈哈哈......”

蓝忘机皱了皱眉。

魏无羡又道:“那,那什么,太晚了,我先回去了。你也早点回去哈。我走了我走了......”

魏无羡转头想要逃,却被蓝忘机一把抓住了手腕。

“蓝湛,你......唔......”

魏无羡瞪大了眼睛。

蓝忘机在吻他。是蓝忘机在吻他!

“开玩笑?”

“呃......我......”

“好笑么。”

“不好笑不好笑。呸,我不是开玩笑!蓝湛,我没胡说,我刚才说的,都是真的!除了你谁都不想要,不是你就不行!”

突然,对面传来了很轻很轻的笑声。魏无羡抬头一看,便看到蓝忘机脸上那还未隐去的,晴光映雪般的浅淡笑意。

魏无羡看呆了,蓝湛笑了?

发觉对方一直盯着自己,蓝湛道:“我也是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心悦你,爱你,想要你,不是你就不行。”蓝忘机认真道。

魏无羡几乎是扑上去,把脑袋埋在蓝忘机的颈窝里。“二哥哥,我可开心死了!”

魏婴,开心的,是我。

“我今天要去你的寝室睡觉。”魏无羡厚着脸皮道。他知道蓝忘机住的是单人宿舍,环境好,床还比普通宿舍的大。

“胡闹。”

*我没有驾照,不开车。就单纯的一起睡觉,真的。有想法的同学们自己脑补吧,嘿嘿。

葬仪屋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。已经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。希望早日看到豪华客船篇!

你特别好(5)

#忘羡现代校园
#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!!!
#不喜欢傻白甜的请不要看!!!
#最近忙 巨坑!!!
#聊诸君见我多有病

魏无羡从小就认识蓝忘机了。

无论在蓝忘机面前胡闹耍赖,还是关心他体谅他想着他,魏无羡都觉得理所当然。而且,魏无羡觉得,蓝忘机宠着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他习惯有蓝忘机在他身边,却从来没有往深里想过,这种对人的依赖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感。

不过,魏无羡知道的是,幸亏他也在苏大,不然他就不能在想见蓝忘机时立刻见到了。

他也知道,蓝忘机待自己是有些不同的。他多希望能......让蓝忘机永远都待自己不同,而且,只待自己不同。

魏无羡突然从床上爬起来。我便去找蓝湛,把话都说清楚。大不了被他说不知羞,若他没有那个意思,我就说是和他开玩笑的......

聂怀桑奇怪道:“魏兄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我出去一下。”

魏无羡给蓝忘机打了个电话。

“蓝湛,你在哪儿?”

“图书馆。”蓝忘机停了一下,又问道:“怎么了?”已经快十一点了,魏无羡怎么突然给他打电话?

“没事没事,你等等我。”

魏无羡跑到图书馆,果然看见那人在空荡荡的自习区看书。

见魏无羡来了,蓝忘机抬起头来,前者因为疾跑的缘故,还微微喘着粗气。

蓝忘机拿了自己的水杯递给魏无羡,等魏无羡气喘匀了才道:“何事?”

“没,没什么事。就......想见见你。”

蓝忘机没说话。

“其实是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今天,看见我和罗青羊一块从体育馆回来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蓝忘机默了一会儿,道:“没有。”

“真没有?”

“我为何要生气。”

魏无羡觉得心里咯噔一下。不生气吗?自己和别的女孩子一起说说笑笑,蓝湛不生气?

今天魏无羡从体育馆回来,听见背后有人叫他,正是同班的罗青羊,魏无羡没多想,两个人就一块回来了。走到教学楼这边,正撞上蓝忘机。魏无羡叫了声蓝湛,蓝忘机只是淡淡的看了看他,点了下头就走了。

嗯,说的挺开心啊。

蓝忘机对人是高冷惯了的。魏无羡也没再叫住他。只是回到寝室越想越不对,什么都不和蓝湛解释,真的好吗?

于是他急急跑到图书馆来,想告诉蓝忘机,他和罗青羊只不过是偶然遇见,一起回来而已。但是蓝湛......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解释啊。

“我对她没有别的意思,今天是凑巧......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知道你不喜欢她。”蓝忘机淡淡地说。

你特别好(4)

#忘羡现代校园
#ooc 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!!!
#不喜欢傻白甜的请不要看!!!
#最近忙 巨坑!!!
#料诸君见我多有病

江澄开始怀疑魏无羡的笨蛋方法。

还在场上就止不住想骂他,没想到魏无羡喘了口气道:“别急。再试一次。”汗水顺着额头滑下来,魏无羡的眼中并没有半分调笑神情,反而十分认真坚定的样子。江澄住了口,罢了,信他一次。

球又到了魏无羡脚下。然后按计划,又一次被对手轻轻松松截住了。正在对方蓄势待发准备再进一球时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江澄。正当对方措手不及之时,球竟然又回到了魏无羡脚下,这次总算果然不负众望,比分好歹又搬回了一比一。

魏无羡松了口气。比赛只剩五分钟了。

太阳有点毒,晒得魏无羡脑子晕晕乎乎的。不经意往操场边上一瞥,竟然看见那边多了个人。

那是不是蓝湛啊。

夏风温热,魏无羡却突然觉得眼里心里一片清明。

就是蓝湛呀。

这时江澄大喊了一声:“魏无羡!”随之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就是现在!

江澄把球传给魏无羡,形式一片大好,魏无羡那边没有防守!

魏无羡接到球就是果决一脚,这球一下子就!

就......踢到了门框上。

哨声接着就响了。

江澄气急败坏道:“魏无羡,你是智障吗?!多好的球,你小子是逗我玩呢?”

“失误失误,这不还是一比一嘛,不算输不算输。”其实魏无羡也是懊恼的,明明是绝佳的得分球,怎么会没进?

江澄又道:“就因为蓝忘机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忘机兄来了,你小子就变成呆子了是么?”

蓝湛?是因为在他面前,太想进球所以才没进?

蓝忘机还远远的站那儿。魏无羡看着他,忽然笑了,转过头对江澄道:“是又如何?”

“呵,没什么。好极了!”江澄说完把手里里的矿泉水瓶扔给魏无羡就走了。

魏无羡看向蓝忘机站的地方,却发现那人正朝他走来。

“你和江澄,吵起来了?”

“没,他小子耍脾气,别理他。”

“二哥哥,我今天累死了,你请我吃饭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魏无羡点了两个辣菜,又加了一个清炒的莴笋和少盐的冬瓜汤。

“刚刚运动量不小,怎么还敢吃辣。”蓝忘机道。

“二哥哥这么关心我呀?”魏无羡笑眯眯道。

蓝忘机不置可否。只定定看着魏无羡。

“别担心,你还不知道我,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