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花儿大人

沉迷一次元和二次元的笨蛋。

不想在外面历险了,想回家过我的老干部生活。想每天宅在家里读书写字画画喝茶。偶尔去海边吹吹风。呆在一群喜欢去bar和club的西方人中间让我觉得好累......又无趣又不会喝酒,只想呆在旅店里追漫怎么办。

“那个石尧山,是什么人?”段云压着花道常两只胳膊,把他摁在榻上,语气颇有些不快。

花道常心中有气,一只手挣开段云的束缚便照着对方门面劈去,不想又被对方截住压的更紧。段云手上紧了力气,花道常不禁吃痛道:“你放开!”

段云这个混蛋,自己和九公主搞得不清不楚,我与石尧山又并无见不得人的关系,他凭什么质问老娘?花道常如是想。

“你与九公主倒是风流快活,何必管我的事,该是想着带那小姑娘去哪儿玩才是。”这话说的酸里酸气,他花道常向来万花丛中过,没想到在段云身上,竟然栽了跟头。

段云忽然低声笑了,道:“我的确带她玩了几天,不过谢她助我逃脱罢了。”

“你的鬼话,我凭什么信?你刚才不是质问我石尧山是谁么,那我便告诉你,是老娘的相好,你以为我花道常离了你就不行了?我......唔!”

段云这一下吻得很重,让花道常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你混蛋!”

段云松了花道常的手,看着对面一身女装比女子还要娇媚的人,道:“你男装时,便要担心围在你身边的莺莺燕燕;换了女装,又要提防看上你的男子。当真苦也,苦也。”

听他如此说花道常便呛道:“你若觉得苦,与我分了便是,找你的公主去......”

“你明知道,我不喜欢九公主的。”段云这话说的极温柔,直教花道常生出几分委屈。

“你......我看到你抱她了。”

段云把花道常搂进怀里道:“那我以后只抱你,嗯?”

“哼,那还差不多......再让我看到你抱别的女人,小心我......”花道常说不出话来了,只余下段云口中清甜味道。

*之前写的,本来想改改然后写长一点发上来,结果不了了之,就......就先这么着吧。

在国外参加志愿者活动,好累。旧坑没填完,脑子里又形成了新坑。只写了一些片段,也没发发上来,唉。等我缓缓。七月底才能回国,到时候再发文吧。

蛋花好甜!!!柏凝小主怎么那么可爱哈哈哈哈哈。

我怎么觉得潇潇雨这名字那么好听呢😶😶😶

沉迷满汉全席……好喜欢落月贪欢,裂魂,还有粑粑、干妈和潇潇雨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。裂魂的大旗我来扛。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满汉全席,是个很棒的音乐团队。

潘子死的时候,虽然心中震撼但那本就是一个硬汉形象,感到惋惜可我没有流泪。晓星尘死的时候,我早已哭的稀里哗啦,可得知他虽然魂魄已碎,但仍有可能重见天日,而且宋晓二人心结已解,也终是得了一点安慰。如今看全职,我知道原来有一个人,他叫苏沐秋。没有震撼没有哭,只是难过极了。那就在这里写两句话吧。“最后一个有苏沐秋的夏天过去了,但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。”“我只知道那些让我心旌动摇的,最后都化成了温柔。”

明天做完pre就空闲啦,然后想把忘羡的校园篇更完,虽然写的不好,但尽量善始善终吧。前天拍到一张很美的天空,真温柔啊。

发现《高校星歌剧》有第二季了哎!还是熟悉的尴尬哈哈哈哈哈。还是最最最喜欢凤前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