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花儿大人

沉迷一次元和二次元的笨蛋。

杭州真是个好地方(一)

杭州的八月燥热的让人心烦。


高三过完的这个暑假,平淡的让人想要开学。我高三的时候成绩一直不错,再加上是本市的,考上了外省孩子很羡慕的浙大。我并不觉得这是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。浙大么,离我家也不是很远,但坐公交总还是要四十分钟。

这个暑假的大部分时间我就躲在三叔的古董铺子里偷懒,那老家伙不太看重这个铺子,他在长沙还有生意,这铺子嘛,前些年的确是他生活的主要来源,可是他找到了发财新路子,开始和外国人打交道,这铺子也就放着不管了。

我父亲是市博物馆的研究员,和古玩打了一辈子交道,我三叔更是以倒卖古玩为生,他这些日子回长沙做生意了,我才成了这铺子的临时掌柜。耳濡目染,这话说的不错,我虽然刚上大学,但看古玩却也有几分门道,毕竟有这么一个老古板父亲,还有三叔,他虽然人不靠谱,但是有了好东西,也从不吝让我瞧一瞧。

这天,我收到了胖子的微信,说他已经开学了,军训真他妈烦人云云。胖子在北京,我俩是偶然在初中的夏令营认识的,关于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我还能和他这么铁,大概有两个原因。一是胖子脸皮厚。当时夏令营的时候问我借这借那,还给我起了个小天真的外号。二是,他家也是做古董生意的,根据我俩的交流,我三叔和他爹应该还打过照面。

高考完了胖子邀我去了趟北京,逛了逛四九城,他那一次还真是大方的很,还请我吃了一顿北京烤鸭。当时顺带去看了小花,他一听是胖子邀我来的只是顺便来瞧一眼解家,还十分不爽。

“哟,吴邪哥哥,我当你是来专门看我的,原来是这死胖子随便一招呼你就来了。看不出来,我的面子还不及他大。”

我只能呵呵的赔笑,解雨臣向来毒舌,看见死胖子时更是。

转眼到了八月底,他娘的终于要开学了。我提了个行李箱,来到了紫金港校区,啧,这大学也不是很好看嘛,建筑挺普通,可我的专业就是建筑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