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花儿大人

沉迷一次元和二次元的笨蛋。

杭州真是个好地方(二)

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碰见他。


那时候是十月底,校园里还有桂花的香味。有几个外国学生来浙大做交流分享会,大多数是英国学生,还有两个德国的。他是翻译,德语说的看似不错。

只是他话不太多,德国学生问什么,他就答什么,回答的还很简单。虽然他说的少,但我知道他德语一定很好,因为他回答时并没有停顿或是思考用词的样子,全然没有别的接待学生那样的紧张,比如我,连英语都说不溜了。表情淡淡的,我心说,学校怎么找了个这么没有烟火气的人来接待外国学生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人群中多看了他几眼,他穿藏蓝色的帽衫,深色的休闲裤和休闲鞋。头发也很普通,没烫过没染过。让我印象最深的,大概是拿淡淡的表情和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吧。后来我在铺子里一个人无聊的时候想,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。

我突然想到,德语系的不在这个校区,也就是说,这小哥不是专业学德语的,应该是临时被拉来的。后来我才知道小哥有德语的什么什么证书,学校才找了他。关于小哥一个历史系的为什么学德语,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。

那次之后,我很久没再见过他了。其实浙大的学生活动挺多,但是当时我面试学生会被刷了,就在书画社当了个普通的小干事,偶尔写写作品,学生作品展的时候我的瘦金体还被放在教学楼大厅里展览了。

这天我去图书馆找资料,在窗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是他。还是藏蓝色的帽衫。面前摆了一本厚厚的书。

窗户开着。有风。吹得他刘海荡了荡。

我还没回过神,他就收起书准备离开了。动作很轻。我坐在了他刚坐过的位置上,风轻轻地吹着,啧,天气真不错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