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花儿大人

沉迷一次元和二次元的笨蛋。

小生不要草药

#我叫ooc ooc是我
#崽子怼荒竹的故事
#狗崽为主 荒竹为副
#一发完结


寮里来了两个新式神。一个ssr一个sr,听说是晴明砸锅卖铁,用了几十张符才换来的。就算代价很高,但来了新朋友本来是应该皆大欢喜,可是有个人很不爽。


那便是妖狐。

不爽的原因很简单,大天狗在式神绘卷中的c位被荒抢了。对荒的埋怨由此种下。谁想万年竹的出现使大天狗不再是寮里唯一会吹笛子的式神了,而且他似乎和荒关系不错的样子,妖狐就把他俩一并讨厌了。

妖狐坐在廊下闷闷不乐,刚才遇见荒,他故意不打招呼,被姑姑骂了。荒其实并不在意的样子,还向姑姑求情说是因为不熟悉的缘故,可妖狐便就讨厌他这副给自己说话的样子。

“妖狐。”

妖狐转身一看,竟是那人来了。

“大天狗大人......”

妖狐想去抱对方的爪子还没伸出去,就听见大天狗波澜不惊道:“吾方才听姑姑说起,你今日见到荒态度十分不敬。怎么回事?”

妖狐愣了一愣。本以为这他是见自己不开心来安慰的,没想到竟是兴师问罪?姑姑也真是,平日妖狐最是调皮不求上进,她骂自己管自己也是好心,不过这次怎么都告到大天狗那里去了?

“是又如何?小生就是对他不敬了,怎么样?”妖狐气鼓鼓道。

“荒新来寮里,汝为何如此?”

“要你管!小生就是讨厌他,就是不想对他行礼!”

大天狗静默了一会儿道:“记得去道歉。”

妖狐还没开口反驳,就见山兔急急跑来,对大天狗说到:“大天狗大人,阿爸请你去打御魂呢!”

妖狐有些奇怪,怎么这次不叫着自己一起去了?连反驳大天狗的话都忘记了。

山兔似乎看出了妖狐的不解,接着道:“除了大天狗大人,还有荒大人和万年竹大人,这次就不劳烦狐狸先生啦!”

那两个家伙?妖狐知道那两人一来寮里就得到了最好的达摩和御魂,虽然实力不及六星的大天狗,但也在自己之上吧……

大天狗看了看妖狐,正想安慰几句,却看到小狐狸别过头去道:“这样最好,小生乐得清闲!”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大天狗皱了皱眉,直到妖狐转过廊角,才在山兔的催促下前去打御魂。

妖狐觉得委屈极了。明明是为了那人,可那人却这么对自己。连阿爸也不再疼自己了,新来的那两个家伙这就可以顶替自己,和大天狗并肩战斗了。

夕阳西下,阿爸才回到寮里。式神们都很兴奋的围在荒和万年竹的身边。

晴明道:“万年竹的技能实在太厉害了!”

荒也接着附和:“今日一见,果然不同凡响。在下佩服。”

万年竹笑到:“荒兄怎么这般客气。”万年竹对他人并不算多么友好,唯对荒不同。

莹草问到:“大天狗大人呢?”晴明说大天狗似乎有什么事先回住处了,不过这声音很快就被大家淹没了。式神们都在争着让阿爸和荒讲讲万年竹的事迹,一时间竟热闹得不行。

妖狐看着这一切,心里的不爽达到了顶点。

“不过是个sr罢了,再怎么厉害,荒大人也不必如此吹捧吧?”

这句话是把两个人一并给骂了。

万年竹的脸立刻就冷了下来,荒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。晴明干笑了两声,道:“哈,哈哈,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……今天荒和万年竹叶也够累的了。”

妖狐出了口气便扬长而去,走到后院却被人叫住了。

“站住。”声音清冷的像要结出冰来。

果然是万年竹。

“你刚才阴阳怪气的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呵,小生什么意思不是很直白么?”

“骂我也就罢了,为何要连荒一并讽刺?真是不知礼数。仗着大天狗大人的宠爱,就可以无法无天么?”

“你给小生闭嘴!”说着便一个风刃甩了过去。

万年竹抬手化解了妖狐的攻击,道:“你再如此无礼,休怪我伤你。”

“哼,你以为你是谁,小生怕你吗!”一阵发了狠的狂风刃卷向万年竹袭去。

万年竹挡下妖狐的攻击反手一个笛中剑,一下子就把妖狐甩出五步远。

妖狐摔得灰头土脸,跪在地上几乎爬不起来,却还嘴硬道:“小生,小生不怕你......凭什么,凭什么......大天狗他,他从一开始就在寮里了,荒那个家伙凭什么抢大天狗的位置,你又凭什么抢他的风头......就算你再厉害,若没有他,你们如何打得过大蛇......”妖狐越说越委屈,还强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。

“只是因为这个?呵,如此莽撞,与外面的野狐有什么区别?”万年竹冷笑一声,大天狗强确实不假,但荒如何不能当中央之位?

“不是。”只一阵风,那人便稳稳落在了妖狐身边。

那人对着万年竹一字一句道:“不是野狐。他是吾的狐狸。”

是大天狗。万年竹有些讶异,连妖狐都愣愣地说不出话。

“见过大天狗大人,”万年竹道,“妖狐无礼在先,还请大人勿怪。”

“吾知。代他向二位致歉。”

“多谢大人。”万年竹离开后院,只见荒倚在树上微笑着看他。

“那小狐狸不懂事,何苦与他置气。”

“你若这样说,那便是我不对了?”万年竹偏过头去,似乎不开心了。

“若你置气有半分是因为我,我自然也是开心的。”

一身绿衣裳的万年竹,红了脸的样子竟十分好看。

妖狐坐在地上,低着头不说话,他死咬着嘴唇,隐忍着不哭出来的模样让人煞是心疼。

大天狗叹了口气。俯身把他抱起来,一身黑羽揽着他回了住处。

大天狗看他一身伤,“知错么?”语气有些冰凉。

妖狐不语。

他为妖狐清理了伤口,上了药,心想着再去惠比寿那里拿几味草药,转身欲走。

妖狐以为他生气才要走,再也忍不住,眼泪吧嗒吧嗒掉,伸手拽着大天狗的袖子道:“小生知错,知错......你别走,别不理小生......”

“中央之位或是风头名声,吾都不在意,不可因一时冲动与他人争执,也不可如此弄伤自己。记住了?”大天狗抱住妖狐,抚着他的背柔声道。

这小狐狸,因为一些琐事把自己伤成这样,是故意要让人心疼么?

妖狐不哭了,大天狗便去吻他的嘴唇。半晌才松开道:“不是要走。想去拿几味草药而已。”

妖狐又拉着他的手道:“小生不要草药......还要亲。”

大天狗低低笑了,道:“好。”

评论(13)

热度(123)